首页 
  >  资讯中心  >  媒体聚焦
《工人日报》:悬崖绝壁上剥“鸡蛋壳”
来源:水电八局 作者:杨珂欣 时间:2020-12-15 字体:[ ]

阅读提示

世界在建最大的水电站——白鹤滩水电站高边坡这个“鸡蛋壳”工程,被业内专家誉为“用钻机和炸药雕琢的艺术品”。在雕琢这个“艺术品”的过程中, 柱子们也收获了成长。在汹涌澎湃的金沙江看来,人类固然渺小,但亦伟大。

 

11月26日,位于金沙江下游、川滇两省交界处的白鹤滩水电站大坝首批坝段浇筑到顶,这个世界在建最大的水电站首批机组预计2021年投产发电。

这一天,柱子格外感慨。2013年刚来白鹤滩时,他还是个25岁的毛头小伙子,担任水电站高陡边坡开挖与支护小组的副组长。

他回想起了那年夏天的场景。大风,7级。海拔,1200米。他头戴安全帽、身着橙色工装,倚着山石,行走在支护排架上。

极其艰难的技术活

耳畔,是呼啸的狂风。脚下,是600多米深的悬崖。

崖底奔腾的金沙江水,似乎在嘲笑他的渺小。

白鹤滩大峡谷是典型的干热河谷气候,炎热干燥,狂风肆虐。据气象部门统计,每年7级以上大风超过200天。有新时代“大国重器”之称的白鹤滩水电站,正坐落于此。

如果把水电站两岸的山体比作鸡蛋,那么边坡就是鸡蛋壳。柱子和兄弟们要做的事,就是把鸡蛋壳从上到下一层层剥下来,并及时使用各种加固、支护手段,保持山体的稳定性,为水电站拦河大坝的建设提供先决条件。

在悬崖绝壁上剥“鸡蛋壳”,是一项极其艰难的技术活,尤其是白鹤滩水电站的右岸边坡(靠近云南一侧),处理宽度达1000米范围,总开挖量1430万立方米,支护面积43万平方米,相当于60个足球场大小。

上游侧的边坡上部为土质、下部为岩石,地形地质条件复杂,覆盖层厚度差异大,设计方案采取削坡、支挡、坡面框格梁与锚索防护的施工方案;下游侧的边坡为逆向岩坡,开挖高度达660米、坡度陡约70度,设计方案采取表面强卸荷削坡、坡面喷锚防护、软弱夹层使用锚索与锚筋桩锁边的分级分梯段处理措施。

“世界水电看中国”。在小湾、锦屏、溪洛渡等巨型水电站,高边坡开挖施工技术已有了较为成熟的研究和运用,但工期要求相对宽松,采用传统开挖方案即可满足进度要求。而白鹤滩工期紧张,高边坡开挖最重要的就是快,只有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竭尽所能地快,才能给后续工序提供更多时间。

开启一次次探索

为了创新一套白鹤滩水电站高边坡施工方案,柱子和团队开启了一次次探索。

在工程技术部的办公室里,挂着一张手绘的图纸,上面详细地划分了每个开挖区的位置、高程、道路,进度明确到天、责任明确到人。

柱子的电脑里存放了无数项施工方案,每一项都经历了反复修改打磨甚至推倒重做——改1、改2、改3……改26。

一天,柱子完成了一项方案,兴高采烈地交给部门主任。主任逐字看完,笑着说:“整体不错,但还有两处错误,下班后去给部门同志买个西瓜。”

原来,工程技术部有个不成文的规矩——但凡方案里发现一个错误,哪怕是错别字,责任人就要请部门吃一个西瓜;如果一个错误都找不出,部门主任请大家吃西瓜。

柱子明白,工程技术无小事,今天请大家吃西瓜,是为了明天剥好悬崖上的“鸡蛋壳”。2013年夏天,工程技术部每天都有各类方案出炉,大家每天都能吃上一个西瓜。

经过不断的“策划-实践-总结-改进”,建设团队从时间和空间两个层面下工夫,明确了“分区开挖,实现边坡快速下降;分区排架,实现边坡快速支护”的组织原则,形成了一套立体化明暗结合的布置体系,在保证施工期边坡安全稳定的前提下,系统解决快速开挖与及时支护的难题。

“行走的柱子”

“白鹤滩的夏天大雨频繁,每次驻点,我都要带两条内裤。淋湿了,换一条,接着干。”柱子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为了实现标准化、精细化的流程卡控,“党员干部带头驻守制”应运而生。柱子作为党员,主动请缨,每天在边坡支护排架上行走10公里有余,确保每一个施工面的安全质量进度受控。

半年下来,柱子在悬崖绝壁上走过的路程超过1800公里,相当于北京到广州的直线距离。工人们打趣地叫他“行走的柱子”。

在设计、施工、监理各单位全体建设者的努力下,《白鹤滩水电站边坡快速开挖与支护关键技术》成功应用,突破自然条件限制,达成单月开挖下降30米、季度下降80米、半年下降155米、单月开挖超80万方的速度,创造了巨型水电站边坡开挖最快纪录。

白鹤滩水电站高边坡这个“鸡蛋壳”工程,被业内专家誉为“用钻机和炸药雕琢的艺术品”。

在雕琢这个“艺术品”的过程中, 柱子们也收获了成长。柱子的大名叫田柱成,现任中国水电八局白鹤滩施工局局长助理。

在汹涌澎湃的金沙江看来,人类固然渺小,但亦伟大。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